絮言.狂想 #004

廣東話到底係一隻幾純種嘅語言?我哋大家都知道有的士、巴士等嚟自英文嘅借詞,但係你又知唔知,有幾多粵語、甚至係中文裡面嘅詞,都係由外語譯返嚟㗎呢?

今集就講下從音到義、從古到今、從本土到世界,各種你可能唔知嘅借詞、借譯等等現象,仲有語言之間更深層次嘅影響。

(呢個節目喺YouTube都有,快啲去訂閱!)

Continue reading

究竟聾人係點樣溝通?用手又點樣講嘢?原來一班聾人小朋友一齊返學玩就可以無中生有,整套新嘅手語出嚟?手語入面原來雕刻咗對外國嘅刻板印象?

適逢Netflix啱啱出咗聾人學校真人騷 Deaf U,第二集嘅〈絮言.狂想〉,我哋三個健聽嘅主持,用聲音講下無聲嘅語言世界。

(呢個節目喺YouTube都有,快啲去訂閱!)

Continue reading

如果你有睇我條多語言片,可能會記得,我籌辦咗一個podcast。

個idea係喺我七月尾闊別香港嘅飛機上諗出嚟嘅,經過兩個月嘅計劃、構想、測試,而家終於可以好自豪噉講,第一集已經錄好,準備出爐喇!

由最初嘅構思,去到搵咗兩位朋友一齊主持,傾咗咁耐,叫做有個方向,知道我哋想做一個點樣樣嘅節目畀大家。每集將會圍繞一個同語言有關嘅主題去討論,又或者抽少少時間介紹某隻語言。

而最核心嘅問題就係,點解我哋要搞podcast呢?

唔怕同你講,我由頭到尾係諗住一雞兩味。

1. 語言議題大眾化

我喺2015、6年左右發現咗網上所謂嘅polyglot community(多語言者嘅群體),所謂多語言者引伸為語言迷,即係世界各地對學外語有興趣嘅人所組成嘅,只要對語言抱有熱忱,即使係初哥,佢哋亦都好歡迎。

Continue reading

拖咗咁耐,終於認真寫下個粵文blog。(其實一早開咗,但係一直都冇乜寫、冇乜執佢。)

留意返,依家左邊menu有得揀語言。唔係每篇文都雙語,係嘅話會轉咗去相應嘅英文版,冇嘅話會去咗英文首頁。

呢個blog 2015年開,雖然嚴重地斷斷續續,都叫做寫咗五年。寫咗五年英文,然後又喺英國大學畢業,反而囉囉孿、要的起心肝開粵文版,都幾有趣。何況雙語blog係用雙倍嘅工夫,嚟分散自己嘅客源。

咩係粵文?好簡單啫,講英語寫英文,講粵語咪寫粵文囉。有人唔變調讀jyut6 man4,我就跟咗變調嗰派講jyut6 man2,呢啲嘢真係好隨心。

點解寫粵文?

諗起Language Stories裡面福建話嗰集提到,人離開咗家鄉,會特別珍惜自己嘅母語。計埋我去交流嗰年(咁啱就係我個英文blog開張之時),出咗埠三年,都係時候進入嗰個心境。況且而家香港搞到噉,睇怕返去嘅機會少之又少。

我估,彷彿係嗰網上建立一個bubble畀自己,將母語嘅思緒歸納、抒發出嚟噉啩。再者,學咗咁多外語,好似會潛意識想保護母語,會想喺腦海裡面劃返一個安全地帶出嚟畀佢唞氣。

Continue reading

Sinitic languages family tree.

按:獲原創者批准,節錄並翻譯自《福建話的沒落與復興:被人調包的母語》嘅福建話原文。請去講福建話運動支持南方語言!

自從二十世紀開始,中國南方嘅語言開始沒落,由社會頂層開始,再漸漸向低下階層蔓延。因為講南方話嘅領袖都開始捧起北方嚟嘅華語(官話)嘅地位,所以推動咗成個社會跟佢哋轉去講北方話。

成件事要由1895年開始講起。嗰年,清朝政府喺甲午戰爭輸咗畀日本。畀自己以前嘅朝貢國打低,對中國嘅掌權人嚟講,無疑係好大嘅恥辱。之後,開始多咗好多人走去日本同西方國家讀書,希望將新嘅知識帶返中國。

其中一樣由西方世界引入嚟嘅理論就係種族主義,呢種主義講嘅係人類作為一種物種,係可以分成唔同嘅「人種」嘅。

Continue reading